這週末,因為適逢蔡蔔的生日,念在他無人陪伴的情況下,我跟阿祥當然是義不容辭的北上,還包括阿祥的朋友-阿邦,咱們四人,在星期六的上午,回到了那個之前相當熟悉的台茂室內籃球場,去那裡找尋我們昔日打球的樂趣與回憶。

雖然一開始在場下的時間比在場上來得多,不過後來換了場地之後,總算是享受到了在場上不斷贏球的快感,儘管默契不復當年,但能一起攜手合作拿下勝利,還是一個爽字。

非常拼命熱血的在場上奮鬥完以後,沒有樂子的四個大男生,就回到林口吃那家依舊是充滿回憶的「金山鴨肉」,可惜少了允棋,哈哈。酒足飯飽,日頭赤炎炎之下,蔡蔔又請我們吃挫冰,看似幸福快意的下午,其實背後蘊藏的是那股孤單的無奈感。

阿祥跟阿邦在蔡蔔家洗完澡回去後,我跟蔡蔔四目相望,差點因為打球太累就在床上呼呼大睡,晚上,兩人晃了新莊夜市,在人來人往之中,兩個人吃了一頓很簡單的晚餐,蔡蔔不免學著允棋來一句:「好啦!也算夠意思了,今天你從早陪到晚,我很開心勒!」

蔡蔔的生日,因為約不到音樂老師,讓他原本泛起一點漣漪的心,再度恢復平靜,不過這也是好事啦!內心一直波濤洶湧期待高潮也不是辦法,呃,講到哪去了。好啦!生日快樂!幫你許個願望:明年的生日有女生陪你一起過。

=======
最後附上一篇供各位延伸閱讀的文章,文章出處來自於阿祥網誌【南方印象】- 鬥牛

四個來自北中南東的大男生聚在一起能做什麼?

週末上午,我們選擇在那座木質地板、空調全開的室內籃球場會合。

球場不多,人卻很擁擠,這樣的付費空間實在不適合吹風納涼,於是,拼了勁以證明自己的存在就成了流汗消耗熱量外最重要的事。

儘管大夥默契已不復從前,然而,每一次失誤與輸球總輕易地把我們的記憶帶回那個在不遠處山城當研究生的歲月。那時候,儘管外頭風風雨雨甚至迷霧難行,這座室內球場總提供了我們閃避那些流言蜚語和論文壓力的角落,然後在午後滿載全身的酸痛回到各自的宿舍。

當然,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並非全然都在場上奔馳,輸球在一旁等候的時刻,彼此的八卦和生活雜事則像極了中場出現的啦啦隊─娛樂了彼此的視界、養眼了各自的想像。

所以當我跟S說我們這群臭男生的週末的行蹤後,她口中立刻冒出「吼,你們這群瘋子,跑這麼遠來打球,真是夠了」這句話時,我一點都不意外。畢竟我想起我的那些女性好朋友對下午茶或是搶購折扣商品也鮮少一個人去品嚐或是奮戰的呢。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久,我想。

一直,我喜歡真皮籃球接觸木板地面發出半真空又半實心的聲響,那是室外球場所無法比擬的,虛虛實實之間,有節奏地呼應著我們的共同頻率。

那就是鬥牛。

    全站熱搜

    阿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