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看到一篇中時部落格的文章
寫到王建民這次封殺台灣媒體的事件   
我點進去看的時候   閱讀人數大概一千一百多人吧     回應數是95篇的樣子
花了五分鐘看完這篇文章以後   
現在閱讀數已經衝到兩千人了   回應數也衝到165篇 
好誇張     可見被公幹的多嚴重    
沒有意外的話    這篇絕對會成會今天中時部落格閱讀數與回應最熱文章 
大家可以去瞧瞧    唉 真是夠了   
這樣「老子最大」的心態    何時才能屏除啊    
http://blog.chinatimes.com/2266/archive/2006/08/18/89509.html

封殺台灣媒體 阿民錯了嗎? 
Posted on 2006-08-18 10:00 王榮霖 

950818.jpg

來源:聯合報/2006.8.18

「近日台灣平面及電子媒體對於我出身背景等隱私的報導方式,令我感到失望;我的全家隱私遭受侵犯,造成諸多的壓力與不適。由於我在台灣的家人無端背負許多壓力,讓我不得不做出痛苦的決定:除非另行通知,將來我不再接受台灣媒體的任何採訪。…」

---王建民‧《中國時報》/2006.8.18

於台灣部份媒體以狗仔方式炒作王建民的身世,在不堪其擾及維護家人隱私的情況下,被媒體封為「台灣之光」的王建民,17日以電子郵件對台灣媒體發表一封英文公開信,表示「除非另行通知」,否則他將不再接受台灣媒體的任何採訪。

消息傳開,各界一片譁然,當然,最令人關心的是,對台灣球迷而言,未來有關阿民的任何消息,難道只能靠外電轉譯?對台灣媒體而言,問題更加複雜:

───對「台灣之光」阿民的報導,難道只能侷限在球場表現?球場外的一切消息,只能根據阿民標準「報喜不報憂」?

台灣媒體競爭激烈,它的表現,讓人又愛又恨,評價也是見仁見智,但有一點卻是共通的:媒體不可能被新聞對象「餵什麼吃什麼」,閱聽人也不可能只滿足於媒體刊登公稿或公關稿,如果---如果的話,未來所有台灣在國外成名的球員一律比照「阿民模式」,難道台灣媒體要喝西北風?或除了「吃」外電稿及公關稿外,別無選擇?

把台灣媒體擋在門外,阿民可能覺得安全,不會再被騷擾,但受傷的不只是被一竿子打翻的所有台灣媒體,也包括一路相挺、深情相隨的台灣球迷;情況很簡單,不管你怎麼看扁台灣媒體的專業表現,外電對阿民的報導,在內容、深度,甚至與台灣之間千絲萬縷的「眉角」,怎麼可能及得上台灣媒體?

退一萬步想,如果阿民不是「台灣之光」,而是「美國之光」,「日本之光」,他的表現好壞,如何能贏得台灣球迷長期熱情的關注、媒體的青睞?從媒體的角度看,外電能提供的就是「公稿」,好像結婚喜宴上擺在餐桌上的喜糖,有就好,要吃自便,但能端上喜桌的菜色,卻是經過千挑萬選,要能迎合吃喜宴賓客的品味,絕不可能馬虎,當然,喜宴好不好吃、品味高下與否,是見仁見智的問題。

台灣媒體的「專業」是否真的比較差?對此,容我保留,但台灣媒體對台灣風土球情「眉角」的掌握,卻是外電所絕對不及的,因此,台灣媒體所報導的阿民消息,比外電「通吃稿」的可讀性高,絕對是不爭之論,對台灣如此,對日本又何嘗不然,否則日本媒體又何必大費周章、斥巨資派大批記者隨行採訪洋基隊的日籍球員松井秀喜?

再換個角度,如果台灣媒體對包括阿民在內等公眾人物的消息,只是照單全收,甚至遵守公眾人物以自己隱私標準所訂下的遊戲規則,則台灣職棒的簽賭案何能鬧得如此雞犬不寧?撞球界「漂亮寶貝」陳純甄的欠債失蹤事件,又與她的球場表現何干?再遠一點,像前司法院副院長城仲模偕女友上賓館「借廁所」事件,又與城仲模的司法專業表現何干?

是否拒絕媒體採訪,是阿民的天賦人權,但身為「台灣之光」的公眾人物,對所有台灣媒體痛下殺手,確實是值得商榷;公眾人物享有媒體及廣大閱聽人的青睞及聚焦,但喜歡好惡必須概括承受,不能希望、甚至片面地要求媒體只能「報喜不報憂」。

至於何者可以報導、何者又會侵犯隱私,不同的媒體心中自有一把自律的尺,如果這把尺越了界、犯了法,甚至引起人神共憤,除了市場機制及閱聽大眾可以逕行制裁外,相關的法律責任也跑不掉,而用上公開拒絕所有媒體採訪,那是下下之策了。

在台灣,媒體已是百花爭鳴,也許有人感到亂象,但亂中有序,這是台灣多元社會的可貴之處,而也就是在種環境下,不管什麼媒體,都已不可能劃地自限,因此,在可預見的未來,只要阿民繼續以台灣之名發光發熱、只要廣大的球迷對阿民的一舉一動需求若渴,台灣媒體又怎麼可能不想盡辦法、窮盡所有管道,全力挖掘?

試想:在正常的接觸管道已被封鎖的情況下,未來對阿民的各種報導、甚至內幕,恐怕只會令阿民更加失望,造成的「壓力與不適」,只會更多而不會減少。

所以,阿民把台灣媒體「三振」出局,問題的本質是:

有這麼嚴重嗎?真有如此必要嗎?





對!就是有這麼嚴重! 幹!

    全站熱搜

    阿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