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棒放水案 有驚沒爆40天 《HIT!職棒迷》 2005/09/06 文/賴德剛

職棒放水案爆發至今已月餘,除了沸沸揚揚的頭一個星期,幾乎各大媒體每天的頭版頭條都是這新聞外,之後的幾個星期卻彷彿「船過水無痕」一般,就此從大眾媒體上消失,就算有後續發展,大約也是短短30秒或是500字新聞處理。

而聯盟與球團方面也從一開始擔心受怕,到後來大聲疾呼「自清」,最後變成口號喊喊的「挺棒球」,而球迷也很捧場的繼續進場看球。

這就是台灣,一窩蜂熱度、健忘,以及敷衍了事的心態。 


聯盟到底有何對策?

時間重回7月25號事件爆發當日。熊隊捕手陳昭穎在還未開賽時,檢調單位就從台中赴台南球場將他帶走,球團只好以「家中有事」的理由來塘塞。只不過隔天平面媒體以頭版與大篇幅報導職棒再度傳出放水事件後,消息再也壓不住,任憑野火燎原一般震驚社會。

26日,聯盟召開記者會,宣布陳昭穎與蔡生豐兩人禁賽,當時代理會長洪瑞河在會中神情落寞,除非有記者開口詢問,否則都不發一語,而當天聯盟就再也沒有任何處置作為。

再隔一日,六球團在聯盟召開臨時領隊會議,只不過除了宣布明年洋將名額減半,對球團該如何因應此次事件也都沒有任何著墨,會後各領隊與秘書長赴刑事局拜會局長侯友宜了解案情,之後由洪瑞河召開記者會,呼籲大家不要對職棒絕望,因為案情不如媒體所報導那般誇張。 


球團真的有自清動作?

問題來了:案情如果不像是聯盟與球團口中所說那般「大多是空穴來風捕風捉影」的話,那為什麼聯盟或球團方面不立即斷然處置,連發給媒體的新聞稿都要隨著檢調單位的動作才能決定?

再者,27日的記者會中提到,檢調單位希望球團「自清」,以免讓職棒受到更大傷害,那,從25日爆發至今已超過40天,球團的自清動作在哪裡?有問題的球員,球團有在他們還未受到約談時,就主動與他們解約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如果球員沒有受到約談、媒體沒有報導,各球團一定會當成沒事一般,那「自清」果然又是喊喊口號,只要檢調沒動作,大家就抱著駝鳥心態,反正,還是會有很多傻球迷會乖乖的掏腰包進場看比賽。 


該趁民氣可用 一舉清除害群之馬

舉個例子,南部某球團領隊聲稱他掌握了所有球員的狀況,說出「有問題的球員就通通抓起來」的話,只不過他在說這話的前一天在高雄的比賽,賽前該隊又有三名球員遭約談,當記者詢問其中一名的下落時,得到的回答卻是:「他身體不舒服去看醫生。」

無論記者們如何詢問,他就是不肯明確回答球員們遭約談。直到電子媒體報導之後,才改口表示是因為檢方要求偵查不公開,所以才以別的理由搪塞。當天在場的媒體,所要的只是親耳聽到球團證實球員的去向,一味硬拗有任何好處嗎?

所謂自清,就是需要球團趁著民氣可用的時候,一舉掃除球隊害群之馬,而且如果處理動作迅速明確,反而會獲得更多的掌聲,只不過聯盟和球團卻反其道而行,認為所有球員都是清白的,直到真被約談才來做處置,雖然合於法理,卻顯然離「自清」有段距離。

而且,在涉案球員人數不明、一切都還渾沌的情況下,就算今年球季到此結束,讓球團與相關單位得以徹底掃除害群之馬,讓球迷從明年起看到真正沒有問題的比賽,不也是正確的方法嗎?

球員間互相猜忌、球迷懷疑比賽真實度……所造成的傷害,也許遠比停賽所造成的損失來得更大。 


失職的人就該下台

再者,這已經是中華職棒聯盟所爆發的第二次放水案件,7月27日記者會中,記者詢問聯盟是否有人該為此事件負責,代理會長洪瑞河馬上接口說:「我負責,我馬上就要下台了。」

乍聽之下真是有魄力的一句話,只不過,在前會長陳河東去世後接手的洪瑞河,代理會長職務任期早就期滿,聯盟早該選出新任會長來接手,他下不下台,跟賭博放水案一點關係也沒有。

況且,中華職業棒球聯盟會長並沒有實質權力,對於聯盟的一切事物也不甚清楚,因此該負責任的,並不是會長,而是真正主事、管理聯盟所有大小雜事的主管,長達八年的時間,聯盟卻連一點改善預防措施都沒有做,用「失職」來形容應該並不為過。 


聯盟必須扮演更重要腳色

綜觀世界各國職棒,只要遭遇類似放水案件,聯盟都扮演類似「判官」的角色,主動採取各項應對措施,無論宣判球員終身禁賽,更甚者宣布停賽來做自清動作。反觀國內職棒聯盟,在畸型的體制下,聯盟只是六球團的附屬產物,且自甘為六球團橡皮圖章;沒辦法,出錢的是老大,但,也請你們仔細想想,聯盟應該是高於各球團並能主導一切事務的,如果中華職棒聯盟無法改變此制度,或許職棒運動永遠都只能停滯不前,格局也只能永遠原地踏步。

無怪乎,國內職棒各種光怪陸離的事情層出不窮,在賭博案爆發後,馬上就有球團放話說新人簽約金恐怕將大幅減少,更有球團立即表示明年度球員薪水漲幅不會太高,也有某隊球員因為受傷無法出賽而遭減薪40%……,如果放水的不是他們,聯盟卻無法保障相關權益,那要球員們如何全心全意的為球隊賣命打球? 


踏入職棒界就要有覺悟

當然球員也不能用薪水、相關權益沒受到保障而收錢打假球,既然選擇踏入職棒界,本身就要有「覺悟」,不然是不夠格成為一名職棒球員的。

愈來愈多年輕球員只要有機會,便會毫不猶豫的收拾行囊遠赴他鄉,就算是只有區區幾萬美元的簽約金、薪水遠比國內職棒低也在所不惜。國內球團與聯盟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他們不願意留在台灣?是薪水?技術?還是制度?

除了聯盟,檢調單位和電子媒體在此事件中,也有很多為人詬病之處。

檢調單位口口聲聲說「握有球員涉案的證據」,可是到目前為止,似乎除了用監聽電話錄音,以及唬弄「細漢」的陳昭穎咬出其他共犯外,似乎沒有其他具體事證。

而且,從去年就開始佈線的檢調單位,如果要傳喚或拘提涉嫌球員,大可在球隊沒有比賽的日子,去球隊的練習場或宿舍一次帶回,根本沒有必要在比賽前大張旗鼓的到球場帶人。國內職棒球隊又不是每天都有比賽,找個輪空日子有那麼困難嗎?

再看所謂的「偵查不公開」。為什麼每次檢方來球場帶人前,就一定會「消息走漏」,讓電子媒體全部蜂擁而至,讓球員在鏡頭與鎂光燈下被壓入車內?這,算不算是檢方的一種作秀行為呢? 


來球場請先做好採訪功課

至於電子媒體。來球場前,又是否忘記身為記者的最基本功夫──蒐集資料、做功課呢?

一堆整年沒看過幾場棒球(可能一輩子都沒看過幾場)的人來到球場,問出來的問題既讓球員啼笑皆非,但咄咄逼人的態勢卻又好像把所有球員都當成犯人,張冠李戴、牛頭不對馬嘴的新聞層出不窮,嚴重的還有造假新聞,完全都不符合新聞專業的精神。

很多人批評台灣的媒體「不專業又嗜血」,在這次事件中一覽無遺。當然會有許多新聞從業人員抗議,但,如果要讓觀眾、聽眾扭轉此一負面印象,請先從培養專業知識開始,如果要來球場跑棒球相關新聞,請先了解棒球規則、認識球員以及尊重球場規定,否則,請你們不要踏進球場。
 


球迷要學會思考何謂真假

球迷,是此次事件中的另一主角。第一次賭博放水案爆發後,隔天進行的職棒比賽,明顯受到嚴重影響,看台上空蕩蕩的,只有小貓兩三隻。可是第二次爆發後,進場觀眾卻沒有明顯減少,讓人相當好奇。

很多球迷說:「因為我們相信更多球員不會做這種事,所以我們更要進球場去支持他們。」也有一些球迷在網路上圍剿記者,認為媒體只會興風作浪、無中生有。

沒錯,大部分球員是清白的,球迷支持他們也無可厚非,畢竟職棒的衣食父母就是你們,只不過,當事實呈現在眼前時,是否也要學會思考何謂真假,而不是一味的「死忠」?

這對整體環境來說,可能並不是一件好事。

從季初以來,各媒體就斷斷續續的暗示賭博放水的可能性,只不過球迷的反應卻很激烈,認為媒體造謠。舉幾個球迷在網路上所寫的例子:「因為記者簽賭輸錢,所以跟組頭掛勾來影響球賽。」「檢調單位跟組頭掛勾賺業績。」……在匿名的網路世界中大談不負責任的言論,更有人把「記者」寫成「妓者」,或是直接用名字來做一些侮辱性的言詞。

你可知道,有願意甘冒大不韙、提出警告的記者,才能避免事件擴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更何況,比起許多天天看球、天天接觸球員的記者,你真的以為他們都沒有你「挺棒球」? 


挺棒球,請別只用嘴巴說

對於這些言論,媒體工作者或許可以不計較,但,那些有問題的球員們,你們知道有多少球迷是死忠的支持你們,並且拼命為你們辯護?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他們可還是在為你搖旗吶喊,全力的為你加油啊,你們怎麼可以做出對不起球迷的事情?

如果用嘴巴說說「挺棒球」,身上貼幾張「挺棒球」貼紙,然後找幾個政治人物與球員,在比賽前推推大氣球,就可以讓賭博放水事件有完美解決,台灣職業棒球永遠不再有第三次、甚至更多次的類似情況發生,我一定每天說一百遍「挺棒球」。

但是,鄉親啊,怎樣才算真的挺棒球呢?在飛往荷蘭採訪世界盃的飛機上,也許我還得平心靜氣想一想──也請大家都再想一想。

文章來源:http://mag.udn.com/mag/newsstand/storypage.jsp?f_MAIN_ID=79&f_SUB_ID=249&f_ART_ID=18307

--
這篇作者剛哥,之前跟他吃過一次飯,年紀大我三四歲左右吧,為人還挺客氣的....
很欣賞他很敢把話講出來的職業道德與文筆... ^^


    全站熱搜

    阿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