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1月26日 蘋果日報【名人異語】

曾文誠 球評、蕃薯藤運動網

Q:當初選擇中文系,會想到前途嗎?
A:說來要感謝我母親,我是單親家庭,媽媽雖然書念得不多,卻從來不干涉我們。當初我最想念的是歷史,哲學我也可以接受,文史哲都好。當時的聯考是先填志願再考試,填完之後、命運就交給上帝了。 

我念東吳中文系時,班上只有5名男生,別人一知道你念中文系,臉上就會出現「你以後一定很苦」的表情。的確,台大電機系前途似錦,中文系的出路卻很有限,最好的出路當然是當老師、出版界、報社編輯,當時有個學長是《中央日報》校對,就已經讓我們非常羨慕。

Q:怎麼會從中文系跨到棒球界發展?
A:之前我在學長的貿易公司上班,對文學院畢業生來說,有工作可以作就很好了,而且待遇也不錯;照理說,當時不應該、也不會有機會看報紙求職欄。有次過年大掃除,我趁休息時拿起報紙亂翻,發現《職棒雜誌》在找人,當時我28、29歲,轉換工作是很大的冒險,不過我沒有花很多時間考慮,我覺得就是有人要拉著你去,很玄,就我們四字頭的人來講,棒球,是我們童年的全部。

當時應試者有100人以上,我平常蠻常看棒球,加上中文系的文字優勢,在最後錄取的4個人當中,我也是其中之一,《職棒雜誌》成了我第一個與棒球相關的工作。當時是1989年,新工作的薪水是1萬6,500元,這數字,我永遠都記得,比我原來的工作少了一半。

當球評也是因緣際會,聯盟起初只想把比賽存檔作紀念,所以出錢找人去拍,由於經費有限,沒有辦法請主播球評,所以都是聯盟自己人上陣,我個人平常雖然內向,但我跟所有球迷一樣,講到棒球就可以呱啦呱啦,別人發現原來我也可以講棒球。後來職棒有這麼多觀眾、到緯來花數億買下轉播權,也是出乎意料之外,我個人運氣很好,不敢說時勢造英雄,只能說時勢需要1個人、1個便宜的人;舞台架好了,有些人是準備好才上台,而我運氣夠好,只是有些許準備,上台之後還有機會磨練。我雖然沒有專業球員的技術背景,但好處是我覺得自己都不懂、我永遠比不上那些出身球場的人,但我認為自己的求知慾望高過他們。

選自己所愛科系

Q:中文系的背景對於工作有什麼幫助?
A:它對於我的棒球寫作當然有很大影響,說來不是矯情,也許是念書時埋下的使命感,我很喜歡聽到別人告訴我,「你某天寫的文章很不錯。」遠勝於「你某天球評講得很好。」如今影音傳播發達,我也知道自己講球的影響絕對大於寫作,但就我個人而言,文字在歷史上的傳世價值還是高出一些。

Q:對於年輕人選擇科系有什麼建議?
A:不要太早為自己下定論,冷門科系也可能變得很熱門,老天決定你要念什麼的時代已經過去,你可以選擇自己喜愛的科系,去做喜歡做的事,是應該享有的權利,念書也一樣;當然,也要積極培養各方面的興趣。請記住,這輩子有個叫曾文誠的人,在他十幾、二十歲看棒球時,怎麼會想到有一天會因為興趣而走上棒球之路?

記者吳宗璘採訪整理


    全站熱搜

    阿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