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中午回大學母校淡江參加系友會,當然這趟行程不是專門跑回淡水的重點,主要是我們大學好兄弟終於在退伍後第一次齊聚一堂(除了人在澎湖的英傑與人在嘉義的崧浩以外),大家還是一樣北覽搞笑。尤其是阿得在系友會會場時,學姐演講講到一半,這時忽然跳電了,教室一片漆黑,於是想落跑的阿得就拿著他的背包準備閃人,結果才走到投影布幕旁邊,教室燈又忽然亮了,哈哈哈哈,我笑翻了,阿得就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大家抓包,學姐說:「侯~ 有人想偷溜...」,阿得只好很尷尬把背包放下說:「沒有,我是要上廁所啦!」XD


現在的話題雖然還是會聊到過去有趣的事情,但出社會的種種遭遇慢慢變成彼此關心的話題,例如:培欽被他們公司的機車經理做人生攻擊的羞辱、阿得炒地皮賺了多少錢、康康玩股票玩到成大師了、耀祖繼續當個讓學生覺得很機八拿你沒輒的中文老師、老大快要成了月入五萬的成職老師、老鼠變成一支重達130公斤的待業肥鼠。XD


大家下午在淡江打完籃球後,跑到水源街上充滿我們回憶的「火鍋世家」(前身是鍋神)吃涮涮鍋,連現在人在唸研究所、以前比較少出現的燦欣與女友淑玲都到了,咱們11人開兩大桌,還挺壯觀的陣仗。吃完後,我們居然一路用走的走到山下老街河邊閒晃,到老街郵局後面那個以前都會在這釣魚聊天打屁的老地方。


好,我發現我講到這裡,完全都跟標題沒有關係,整個引言拖太長,失敗。Orz

這就要回朔到下午打球的時候了,咱們幾人在淡江操場旁的籃球場打球時,一開始打得很悶,可能是我跟耀祖久沒搭配默契變差,自己也好一陣子沒打球,加上打到第三場就右手大拇指吃蘿蔔,在場下休息的時間還蠻多的。這在我們在反省剛剛那場又是如何如何時,耀祖還跟我說「自從我開始寫部落格之後,很像只剩下一嘴好球了。」雖然很中肯,不過總是要給我點時間找回手感嘛!XD

這時在場上打球的一個學弟忽然大喊說:「趕快跑!」

我回頭一看,靠腰啊!怎麼一個大龍炮在我們身邊,眾人馬上起身閃遠一點,然後就看著劈哩啪啦的「火樹銀花」煙火後,大龍炮上就靜了下來,只剩火還在繼續燒。去問了一下叮噹有沒有怎樣,幸好沒事。因此我就趕快把背包移走,沒想到過了大約半分鐘後,那個大龍炮忽然震天一響「蹦!」整個操場的人都嚇壞了往我們這邊看。

老鼠因為看那個大龍炮一直在PU跑道上燒,所以想把它踢走之類的吧!結果太靠近,肚子就被炸了一下有一片瘀血傷痕,幸好他肉夠多 XD。叮噹也因為離得不夠遠,稍微產生耳鳴的疼痛感,幸好後來也比較沒事了。

幹!丟這個東西進來球場的人還真是他媽的渾蛋!

因為我們那個球場的鐵網外面就是馬路,可能是不良份子騎車經過,然後把這傢伙丟進來嚇嚇大家。最近全球校園安全問題層出不窮,沒想到連去打個球也會被炸,有沒有搞錯啊!

就在大家還心有餘悸時,耀祖忽然跟我們分享他寶貴的經驗:「小時候我把大龍炮拿給鄰居玩,結果把人家的手炸到流血,因此回家被老媽毒打一頓...」哈哈,真靠北 XD 

不過就在大龍炮炸完後,我、耀祖、學弟小康三人一隊,在連輸兩場某個我們認為不該輸的球隊後,第三次上場後我們就開始順得不得了。遠投進切得心應手,外線連發空心球的感覺還挺爽的,那陣子我想應該命中率有十投八中吧!XD 連很久沒看到我打球的叮噹都說準,可惜沒有用數位相機錄下來,沒影片沒真相啊! Orz 

    全站熱搜

    阿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